您的位置:

首页> 另类小说> 我和岳母偷情

我和岳母偷情

这是前天的事情,我的太太和昔日的同窗好友们去旅行,预计要去三天两
的旅行。

那天傍晚,我开车送太太去车站和她的朋友会合出发后,回到家里的时候,
赫然发现太太的妈妈──也就是我的岳母,忽然在我家里出现。

和她谈了一会儿,才知道原来是太太因为有几天不在家里,特地拜託她妈妈
来家里住几天,也好煮饭给我吃,和做些平常家中清洁的工作。也因为在三年前
我的岳父就去世了,现在是未亡人身份的她,接受太太的委託之后,能毫无牵挂
地来我家帮忙几天。

由于事先没有跟我商量过,我是感到很意外,但是心里私下却也喜欢这样的
安排。

为什幺会有这种想法呢?这要从当初我和太太谈恋爱的时候,对于我现在的
岳母,在拜访过她家之后,一直都为她那成熟的中年美女风采所吸引着,在结婚
期满两年后的现在,我还是深深感到我岳母的吸引力,而且有增无减地在我内心
中滋长着。

开始準备晚餐的时候,才发觉到冰箱里的材料不够,于是我提议一起到超级
市场去採买,而她也同意了我的建议。大约十分钟的车程,我们社区的超市开始
选购想买的物品。

在里面遇到了两位相识的邻居太太,看到她们四道怀疑的眼光,让我不得不
开口介绍她是我的岳母。

寒喧中她们一直说不敢相信我太太的母亲居然还是这幺年轻,简直就像是我
太太的姊姊,这使得岳母的脸上漾起了充满自信的光辉,也让我差点捨不得移开
我贪婪的眼光,更加深了我对这风韵犹存的岳母大人爱慕之意。

我的岳母今年已有四十八岁的芳龄了,但是不认识的人最多猜她是三十几岁
左右,可见她的身段保养的是多幺的好。

实际上,如果她们母女两个人一起在大街上散步,人家大概会以为这是一对
姊妹,只是年龄上差个十岁左右。因此那两位邻居太太大概以为我在说谎,趁着
太太不在家的时候,带个女人回家,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事。

可是我的岳母大人完全不理会我心中的顾虑,亲切地靠在我身旁选购今晚的
菜色,这下子我可是跳进黄河里都洗不清外遇的嫌疑了。

私底下我又有点期待今夜与岳母共进晚餐的时刻,不知道那又将是何种浪漫
的时光?

望着她嬝嬝而行的倩影,丹田里忽然升起一股慾望,这美丽的岳母全身赤裸
的胴体,和她的女儿比起来又是如何?大概是梅雪各擅胜场吧!

岳母完全不知道这时我心中邪恶的念头,还是快乐地东挑西捡,享受着购物
的乐趣。

我则是努力地抑制着跨下的冲动,怕在这众目睽睽的公共场所里出丑了。

故意落后岳母两三步,为的是想从她的背后欣赏美好的背影。她似有所觉地
转头望了望,俏脸微红,媚眼似嗔似喜地瞟了我一眼,我看到她的耳根都有点红
了。

为了打破僵局,我转移注意力地道:「妈!我们可以回去了吗?我的肚子饿
了。」岳母小声地应道:「好呀!」

结帐后,我们就一路驱车回家了。

为了做晚饭,义母向料理抬走去。望着她迷人的背影,我的血液加速流动,
跳动的心脏几乎要从胸膛冲出来。

下了最大的决心,我走到义母的身后,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我……看到
妈妈美丽的屁股,下面……就硬了起来……」

义母羞赧地说道:「你……怎幺……可……可以……说……这种话……」

我涎着脸继续说道:「那两个邻居太太一直以为妳是我的情妇,她们会这样
想,可见妳的青春美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呢!」

听了我的讚美,义母的脸更红了,但是在羞却之中显出一丝丝的喜悦之色,
可见女人不管在任何年龄层都喜欢听到别人的讚美。

她又说:「嗯……好像……她们……误会了……真是……让人很困扰……」

紧贴着她温暖的娇躯,闻着她身上飘来的淡淡体香味,我的手不由自主地就
摸上了我一直想探触的禁地。

义母呼吸急促地道:「哎……哎呀……你……你的手……在摸哪里呀?……
不……不可以……不能……这样……我……我是……你的……岳母啊……你……
怎幺可以……对我……不礼貌……」

我横了心,反正不该做的都做了,这时抽手反而会后患无穷,乾脆把在洋装
外面抚摸的魔手伸进她的裙子里,直接探寻那令人为之迷惘的桃源洞口,在丝质
的三角裤外面抚揉着。

这时,义母的身子像是得了软骨症似地,整个瘫软在我的扶抱之下。

我一边摸着,一边在她的耳边吹气,这招用在我的太太身上百试不爽的调情
绝技对她妈妈也很有效。

我轻声地在她耳边说:「妈妈……岳父去世三年多了,难道妳都不会痒吗?
让我好好来孝顺妳吧!」

她低声地说道:「痒……痒什幺……我……我……不会……我……不……不
要……」

我继续挑逗她道:「就是我现在摸的那里啊!也就是让男人和女人一起快乐
的泉源,妳看,我的手指头都湿了呢!」

她害羞地道:「这……种事……怎……怎幺……可以说……说……出来……
羞死人……了……」

由于我的肚子叽哩咕噜地叫着,看来义母也有意和我来一段岳婿的婚外情,
所以我就没有当场把她就地解决,在她耳边说:「妈妈!我们先吃饭好了,吃饱
后才好『办事』哪!」

就这样,我们就在饭桌上一同享用着义母手艺高超的丰盛晚餐。

我特意坐在她的身旁,藉着夹菜的机会不时故意去触动她丰满的胸乳,看着
她不知所措的娇羞表情,让我的大鸡巴在裤子里猛跳不已。

一顿挑情的晚餐就在我毛手毛脚的不规矩举动下草草地结束了,义母收拾了
碗盘到洗手台去清洗,我走到她的背后,轻轻地搂住她的肩膀,由于有了饭前的
经历,这次她也没说什幺,默默地接受了我的拥抱。

我将手从她腋下穿过,揉弄了一阵子那令我嚮往已久的丰乳,再轻轻用左手
拨过她的头,首次吻上性感美艳的红唇,而在两舌交缠之中,我的右手再度侵入
她的裙子,爱抚着已有爱液流出来的阴户。

四十八岁的她,看来还是第一次接受岳父以外的男人轻薄,温柔贤淑的人妻
外表下的淫蕩本性渐渐地被我诱发出来了。一阵阵满足的表情连续出现在她端庄
美丽的娇靥上。

洗完碗盘,没有事先说好,我们两人很自然地相拥着向浴室走去。

我用海绵沾满了沐浴乳,很温柔地替她清洗全身的肌肤,洗到前身时,义母
仍然害羞地用手轻掩着下身的重要部位。

我轻轻地将她的手拿开,仔细擦洗着女人最隐密的私处,再替她沖水,一时
兴起,将她按坐在浴缸边缘,拨开一双玉腿,鉴赏着那迷人的小穴。

压抑不住心中的慾念,低头伸出舌头舐吻着她的外阴部,再吸啜着她小穴中
流出来的淫水,义母的全身起了一阵阵的颤抖,以我去世老丈人的个性来推断,
一向存有大男人主义的他,肯定不曾用嘴来吸吮过义母的小穴,所以这应该是她
人生中第一次嚐到口交的滋味。

我的心里这样想着。

我抬起头对她说道:「妈妈,秀玉(我老婆的名字)很喜欢我替她吻小穴,
她说这是爱情的表现,也是因为我口交的技术很好,她才答应和我结婚的呢!」

我继续接着说道:「但是,这种法国式的性爱艺术,是要男女双方都为对方
服务,才是正确的做爱姿势呢!」

义母小声地问道:「怎……怎幺……服务……我……我不会……」

我发现浴室太过狭窄,难以进行后续的游戏,于是匆匆洗过澡,擦乾两人的
身体,抱着义母赤裸裸的胴体往我们夫妻的卧室而去。

将她丰满的成熟女体放到床上,两脚跨在她的脸上,把我那根硬得像只铁棍
的大鸡巴戳向她的小嘴边,教着她道:「妈妈,张开妳的嘴巴,像在吃冰棒那样
舐着我的鸡巴,不要用牙齿,对……对……就是那样,喔……好爽……嗯……妳
比秀玉第一次吃我的鸡巴还要能够适应,喔……喔……好舒服……」

义母的脸上呈现着一股新奇的表情,这时我彷彿看到一年前我太太首次和我
做爱时的少女羞却之情。

心绪飘飞之际,差一点爽得在义母的小嘴里洩了出来,急忙叫道:「停……
停一下,喔……好险,到这里就……可以了,免得我洩了,还没插妳的小穴呢!
好了,这就是所谓的玉女吹箫,法国人的口交艺术了。」

义母恋恋不捨地吐出了我的大肉棒,问道:「这真是我第一次用嘴巴含男人
的……鸡……鸡巴呢!秀玉……嗯……她的技术……怎样?」

我回答道:「这是我们夫妻标準的做爱前戏,双方都替对方弄硬和弄湿了,
再来的交合会有无比的刺激感哪!」

义母很好奇地说道:「嗯……以前……我都……不知道……这……这种……
事……」

我转过身躯,压伏到她的肉体上,硬翘的大鸡巴藉着她小穴里流出的淫水,
一使腰力,整根就没入了一半。

义母虽已被我挑起淫慾,但是小穴毕竟已有三年多没有接纳过男人的鸡巴,
有些不适地轻哼道:「慢……慢一点……我……有些……痛……」

我拿出以前替她女儿开苞时的慢功夫,轻抽缓插着,渐渐地让她适应了我的
大鸡巴,一见她娇豔的脸上浮出了舒适的表情,我就开始加重力道和速度,用那
百战不懈的床上功夫来征服我这个成熟娇媚的义母。

渐渐地,她的表情变成了淫浪的相貌,柔软的纤腰也开始和着我的频率上下
抛迎着,美中不足的是她不像我老婆那幺会叫春,爽的时候只是「嗯……嗯……
啊……啊……喔……唷……」的一些单音节叫声,看来要多多训练她这一方面的
技能,以后和她上床才能享受最大的做爱乐趣。

这时的义母小嘴半开,从喉咙的底部发出:「呜……嗯……喔……喔……」
的闷哼声。

不过,由她的腰肢扭动和小穴里越来越润滑的迹象显示,她已经享受着性爱
的乐趣而沉迷其中了。

抽插的过程中,我的大鸡巴有时候不小心抽离穴口,她就会迫不及待地挺腰
迎着我的龟头;在深深插入时,她还会缩紧膣口,让我有一种紧夹的快感,大概
她是怕生过小孩的穴穴太鬆,使我达不到高潮吧!

义母的小穴穴里的构造和我的太太不大一样,仔细比较起来,另有一番软肉
箍紧的快感,这大概是偷情的状态下所产生的心里吧!

和她女儿性交时,通常要让她洩身两次,才会满足;而和义母的性交,让我
有一种随时都能让她满足的错觉,这是做爱经验丰富的妇女才会有的体贴心意。

虽然我们不是亲生的母子,但是岳婿之间禁忌的肉体关係还是让我插的全身
舒爽透顶,这种乱伦的美好滋味没有亲嚐的人还真是体会不出来的哪!

还有一点,义母的淫水流得很多,比起我太太只湿润她的阴毛来讲,义母的
淫水在我大鸡巴的抽送之下,浸湿了一大片的床单,真是很会流水的女人。

这时,她小穴穴上面的阴毛都已整片湿掉了,连我的阴毛都被她的淫水弄得
黏糊糊的,不过,她的小穴天生却比我太太来得狭窄,也幸亏她的淫水够多,才
让我的大鸡巴能毫无窒碍地在她小穴里恣意干弄着。

随着我抽插的旋律,义母迎合的动作也越来越激烈了,终于我忍不住来袭的
快感,大鸡巴一阵抖动,射出一股股浓浓的阳精到义母的子宫里。

同时,义母也在此时突然一阵轻颤,主动地将她的红唇贴上我的嘴,吸吮了
好一会儿,才含着眼泪轻声在我耳边说道:「我……我……好……幸福……」

两个人闭着眼睛享受了性爱后的温存,义母好像突然想到了什幺,急急忙忙
起身冲到浴室去洗澡,我随后慢慢走到她身后,只见她抓着莲蓬头用温水沖洗着
她的小穴口。

我在她雪白的颈后亲了一口,她回过头来对我说:「糟了!我们忘记避孕,
要是有了孩子……会被别人笑死的。」

我不在意地说:「有了就生下来呀!当成是我和秀玉的孩子来养,又有什幺
大问题?」

她神情紧张地道:「什幺?你……你要让秀玉……知道我们的……关係?她
不大吵大闹才怪呢?」

我拥着义母的腰肢道:「她是会生气,但是我会和她说明白,其实以前我有
三个女朋友,最后会选择和她结婚,是因为我到妳家时,看见妳的美艳和性感,
我才决定和她结婚,才能常常见到妳。如果,她吵着要离婚,我宁可放弃她也要
和妳永远在一起。」

她感动地搂紧我的脖子,献上深情的一吻,一段不被世俗接受的爱情继续在
我俩的心中滋长着。

这个时候的义母,娇怜可爱的模样,比我的太太在向我撒娇时还有过之而无
不及。甚至在下意识中,当初我结婚的对象应该是她而不是她女儿啊!

心中正想着晚上是和她在一个房间里睡,还是照以前那样,让她睡客房?

正巧,她也开口问道:「你……晚上要……睡哪里?」

我不由得:「嗯……」了一声,脸上浮现着轻薄的笑靥,涎着脸道:「妳说
呢?我的好妈妈!」

她娇媚不依地道:「不来了,你在取笑人家……」一双饱满的红唇又献上了
深情的一吻。

我的双手这时游移在义母肥嫩的乳房上搓揉着,在这具熟透丰满的女体上,
体验到了在我太太身上找不到的温香暖玉抱满怀的感觉。

义母全身上下的肌肤是那幺的丰盈滑腻,屁股又是我最嚮往的桃子型,摸到
这里,我的手忍不住又滑进屁股下方的小穴洞口抠弄着。

这时,义母抱住我吸吻着,两只手在我的背后轻轻触摸着,琼鼻里哼着满足
的嗯声。

抱着她全裸的胴体回到卧房,将她轻放到主卧室的双人大床上,床头边微暗
晕红的灯光照着她美如玉雕的雪白肉体,丹田里一股蠢蠢欲动的肉慾又自升起,
跨下的大鸡巴也毫不顾忌地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着。

在她女儿的床上,等着女婿粗壮的大鸡巴来餵饱饥荒已久的小穴,抛开岳婿
禁忌之念的义母,脸上浮现的淫媚姿容,是我渴盼已久,但不敢相信地就在我的
眼前展现着。

正是所谓的「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躺在她的身边与她齐头并卧,爱怜地轻抚着稍带褐红色的奶头,指尖轻划过
平坦的小腹,来到小穴的上方,揉弄起那粒不住渗出淫水的小阴核。

等到她气喘嘘嘘,哼声不断的那一剎那,翻身跨上她的娇躯,整条大鸡巴又
插进温暖潮湿的小肉穴里了。

「嗯……嗯……」小声轻叫声中,义母的肥臀也开始迎合了起来。

想着几天后秀玉回来时,要如何向她说明我和义母的禁忌之爱,又要如何来
说服她接受母女同夫的观念,朦朦胧胧中,睡意上涌,就这样趴伏在义母的胴体
上睡着了。